括弧不嗦发

点关注👀性感khx墙头跑酷x
留美动画预备生/绘圈老透明/伪新人
低产/拖稿成精/文笔渣/圈名、cn:括弧(笑)
欢迎扩列

冒着生命危险搞完这一对儿头像_(:з」∠)_

对两位的发色以及瞳色进行了我流魔改x
emmmn这俩就叫做“收到和喜欢的人长得一模一样的猫崽儿怎么办??”
黑色的猫猫叫安东尼奥,大橘叫阿玛迪乌斯

(色差杀我x)
miflo、flomi、萨莫萨无差x大家自己看着办吧hhh
开学之前最后浪一浪x
如果看不惯我的狗爬字,无字版的在后两p👌🏼

#长期扩列##这是一条很正经的置顶#

大家好啊_(:з」∠)_
这里是括弧(笑),带不带括号无所谓,反正我jio得取这沙雕名的也就只有我一个x
你可以叫我括弧笑/括弧/弧姐(哥)/弧啥笑啥的都没问题,开心就好!不用那么拘谨hhh
🌟是一名留美动画预备生
🌟以及一名吃土画手

💥高亮注意!
本人平常
话贼多(欢迎找我唠嗑儿)
日常墙头跑酷
拖稿成精
激动的时候会飙出他国语言或者方言(啊?
唱歌死难听但是还是要唱(要脸??
超级低产
懒到长蘑菇x
手癌,拼写错误一大堆x
但是真的很好相处(尊的xxx

💫近期关注
#音乐剧#
法扎/摇滚莫扎特:Mikele/Flo/Maeva/Solal 是miflo女孩_(:з」∠)_他们太好了!!如果你捧一踩一,慢走不送。cp的话萨莫萨都行x 有点雷双萨x
德扎:是表妹!! Oedo Kuipers/Mark Seibert 吃豆bert&主教扎
法亚瑟/亚瑟王传奇:其实主要是去看傻flo的x 但是被发辫还有梅林圈粉了(;´༎ຶД༎ຶ`)
Zaho好帅的xxxx Camille好好看xxx
饭桶/poto/歌剧魅影:超喜欢的音乐剧!!去百老汇看过现场版,开心到飞起x
LM:主ABC男孩们(barricade boys???) ER/双c/ 西区伉俪/AT/GB
1789:拉闸/罗南/384 最近在跟着罗卜丝学广场舞x
入圈不久,长期需要各位大佬带一带(´・ω・`)

#电视剧#
Htgawm/逍遥法外:Connor中心/Jake Falahee 希望这个小天使能和Oliver幸幸福福地在一起x
Skam:四季都有看!超喜欢的作品!主evak(///▽///)

#电影#
cmbyn/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:Armie Hammer/ Timothée Chalamet/卢卡瓜 佛系锤茶女孩x
漫威:主雷神系列 抖森/海总/锤基
复联/黑豹/银河护卫队
吃的cp炒鸡杂x 奇异铁盾铁贾铁虫铁虫贱虫贱...(???

#DBH#
康纳中心!!!/Bryan Dechart以及他媳妇儿 热裤800三只随意组合,threesome也行(嘿嘿嘿嘿)Hankcon!(超喜欢安卓人和他家的老头x)其余的就盖900和900盖,马赛/马诺/大三角,双崔西 喜欢漂亮600xxxx

#音乐#
戳爷/断眉/萌德/傻flo/打雷姐...(天呐太多了x

长期欢迎投喂安利!!!!

✨是一个孩厨!
平常会发发沙雕小条漫之类的,他们的人设之后我会发出来x
Antare Neilson/ Nigel Harrison/ Norma Elvira/ Kellen Fred/ Hexar Ramond/ Rosselle Nathan
这是正在养的六个孩子x各位孩厨我们可以交流一下x(Roxar了解一下!!!

⚡️其他social media
企鹅号:2735351989 ID:括弧不笑不嗦发
ins:khkuohuxiao_r.r
lofter:括弧不嗦发
不常用微博
作品或者垃圾话一类的一般会po在QQ空间或者lof上x
ins主要是申请学校用x
求关注点赞小红心小蓝手

lof和QQ空间都还在建设中xxx
企鹅人多之后再开单向,要双的小可爱请敲小窗!(不然看不见嘞xxx但估计要等到几百年之后了x

没了x
之后想到什么再补吧xx
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(。・ω・。)ノ❤️
今后请多多指教

论我的草稿本上都有些什么,,
有一对儿米扎和flo萨_(:з」∠)_
(不会画米老师,哭了(´;ω;`)

一个嘉九。虽然萌新画渣,但是还是希望官爸能看一下(´;ω;`)(发张图证明我还活着。)

【瑞嘉】明天(第六章)(补)

咳咳,这一章微车,,所以,,其实之前被查过一次水表

感谢大家对《明天》的支持!谢谢各位小可爱!!爱你们(づ ̄3 ̄)づ╭❤~

传送门其实我真的不会开车。新人渣作,大家看看就好QAQ

hhhhh,说好要补上的╮(╯▽╰)╭


第一次尝试撸章子_(´ཀ`」 ∠)_

章子质量十分堪忧,刻出来像是被狗啃了一样🙃🙃🙃

【瑞嘉】明天(完结章)

尾声

嘉德罗斯向格瑞那边靠了靠,动作微小却惊醒了一旁睡着的男人。“怎么了?”男人翻身将他轻轻拥住。
“没,就是梦到了九年之前的事。”嘉德罗斯抬眼望向正认真注视自己的男人。“梦到了你把我捡回来的时候。”
就算过了很久,嘉德罗斯还是时常会回想起那时的场景。后怕地想如果格瑞当初抛下自己不管,自己会怎样。眼前的男人就在那个时候闯入了他的世界,让深陷绝望深渊的男孩看到了明天的太阳,学会了憧憬希望,憧憬未来。
“我没事的。”嘉德罗斯轻轻吻了下格瑞的唇,随后重新陷入睡眠。至少现在他在我身边。
战争已经过去了一年。就在嘉德罗斯回归不久,双方都出现了内部矛盾。双方物资供给罢工,短缺的物资再也不能支撑战争,双方休战,历时三月谈判,最终签订了和约,宣告战争结束。很多人退出军团,只有少部分人还留在军团。
格瑞,嘉德罗斯,凯莉以及安莉洁,还有好些人选择了退出。战后重建工作进行顺利,很多基础设施在半年后就修建成功。凯莉靠着军队福利进到了一所医院当上了专家医师;安莉洁在小镇上开了一家甜品店,自己经营,凯莉还时常过去帮忙;嘉德罗斯则在凯莉的威逼下去到了医校上学,听说年龄最小的他跳级后还是拿了全校第一;格瑞在这场长达八年的战争中立了头等功,获得了不少奖金,拿出一部分钱买了房子以及一台新车,另一部分则被用来给嘉德罗斯交学费。
嘉德罗斯后来也问过格瑞134班的事。格瑞解释说自己在他去到联邦军团后不久就调去了其他班级。新一代134班剩下的都是些缺乏经验的新兵,虽挂着134班的名号,但着实称不上精锐,商议后,134班被军团解散了。
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嘉德罗斯开门,从卖报纸的小女孩手中接过报纸,朝着她笑了笑。她回以一个微笑,随后低头指了指门口的瓶子, “大哥哥,你订的两瓶牛奶我就放在门口咯。”
和小女孩道别后嘉德罗斯转身冲着楼上吼了一句,“叔叔!我都跟你讲过了,不要再给我订牛奶了好嘛?!”看着出现在楼梯口满脸黑线的格瑞,嘉德罗斯捧腹大笑。
记得那小女孩第一次送报纸时,是格瑞开的门,她张口就叫叔叔。因为这个称呼,嘉德罗斯笑了好久。
“我出门了。”在嘉德罗斯帮自己整理好衣领后,格瑞揽过他的腰,在他唇边落下一个吻。
“听说你明天休假?”嘉德罗斯顺势环住格瑞的脖子。
“嗯。”
“我想去看海。”
“好,那就明天吧。”
格瑞再次抱抱松开自己脖子,笑得纯真的少年,随后转身走出门去。
天气大好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END
(由于是完结章,有些短小_(´ཀ`」 ∠)_)

【瑞嘉】明天(第九章)

#9

在联邦军团生活的三年不好不坏,不如说是生活从它本来的样子变为了生存。
嘉德罗斯实力本身不弱,但战术上的欠缺却总是让他陷入不少险境。受过了伤,在死亡边缘徘徊了不知多少次,少年成长了许多。
刀子从背后刺了过来,嘉德罗斯一个后空翻绕到那人背后,用自己的武器从背后扎入了那人胸腔。望着那人渐渐倒下的身体,少年还不忘冷哼一声,“想杀了我?你还没问格瑞同不同意。”
记得刚刚进入联邦军团时,嘉德罗斯在战场上放跑了一个边界军团的班,却被时刻跟在身后的01发现。回到营地后就遭受到了01、02的处罚——两个青年将嘉德罗斯揍到半死,唯剩一口气时方才停止施虐。嘉德罗斯的格斗技巧十分娴熟,而力量上的巨大差距让他毫无反击的余地。01时时刻刻都在微笑着,和他的暴虐的行径暴虐的行径相配看起来十分突兀。他动起手来,实力甚至凌驾于02之上。
不知缘由,嘉德罗斯所在的突击班一直没有对上边-134班,甚至没有听到过那个班的消息,这让嘉德罗斯觉得有些蹊跷。
直到边-134精锐班在一年前全灭。那一场战役,边界军团参战的所有精锐班成员成员无一人幸存,联邦军团也受到受到了极大的损失。消息传来,,幸存的士兵们都在欢庆解决掉自己最大威胁时,唯有唯有嘉德罗斯的脸色阴得可怕。
134班,嘉德罗斯默念着这个集体的名字。边-134精锐班,自己呆过五年的集体,自己爱的人所在的集体。格瑞...嘉德罗斯不禁对自己的动摇嗤笑出声。呵,他可是那种就算身受重伤,强撑着也要为了我回来的人,在再次见到我之前又怎么可能轻易地战死?
少年一遍遍地重复着,想要催眠自己,极力忍住,眼泪却还是接连落了下来。白痴,我想你啊!那人轻笑的样子,那人手足无措的样子,那人因自己的挑逗而发情的样子,一遍遍浮现于脑海。落在自己唇上的温度,指尖触到身体微微的凉意,紧拥自己时手臂的力度,这些,他还清清楚楚地记得。眼泪决堤,身体开始不住颤抖起来,嘉德罗斯蹲下,蜷起了身子,一手环抱住自己,一手紧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声。带我回去啊,混蛋!压抑太久,猛烈的痛楚扼住脖颈,无法呼吸。身后庆功会的火光闪耀,夜晚投下阴影,拢住少年瘦小的身躯。
02刚从司令处回来,准备对嘉德罗斯讲解明天的任务详情。刚踏出一步便被01制住了,青年疑惑地看向他。“让他一个人呆一会儿吧。”01垂眸,望向瑟缩在阴影中的少年,平淡的语气像是在叙述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故事,“当年我以为要失去你时,也那样哭过。”
嘉德罗斯花了三年时间摸清01,02战斗的套路,尝试了各种方式躲避那两人的视线,有时能够成功避开一段时间,有时则立刻被抓回去了,有时能够成功避开一段时间,有时则立刻被抓回去了。随着年龄、力量的增长,近些天与01、02切磋时终于出现了平手的战果。
再次与边界军团进行几乎零距离的据点争夺战,联-131突击班在阵地中待命。任务迟迟不派下来,大家待得有些无聊了,不耐烦都写在了脸上。加上作为资深话唠的01一直在旁边说个不停,被02敲过脑袋后没缓一阵又开始念经,嘉德罗斯感到十分烦躁。
任务终于下达,突击班的各位在森林中四散开来。为避免打草惊蛇,大家都被要求使用近战武器。
环顾四周,目光扫过一片丛林,一抹银白映入眼帘。嘉德罗斯抑制住心中叫嚣的惊喜,极力向那边望去。那人有着银白的头发,绑着黑色的头巾。太多感触一瞬间涌上心头,嘉德罗斯甚至感觉眼眶有些发热。
练习了几年的技巧终于派上用场,嘉德罗斯轻松地甩开了两个青年的视线,向着那一片丛林冲去。
丛林后的空地站了一个男人,那人有着敏捷的身手,单枪匹马对付一整个班,强得可怕。他的动作自己再熟悉不过,甚至能够回想起那人呼吸的节奏。
一个身影从侧边的丛林中窜出。啧,还有人么,男人挥刀向后划去。
“格瑞——!!!”
听到少年的声音,格瑞愣神,立刻止住向后划去的刀子。下一秒便被人紧紧拥入怀中,强烈的冲击让格瑞有些重心不稳。
“罗...罗斯?”不敢相信。格瑞连忙回抱住扑上来的嘉德罗斯。
“是我,是我!”觉察到男人的身体微微发颤,嘉德罗斯哽咽着安慰道“我回来了...已经没事了。”
肩上一阵温热,将头埋在自己脖颈处的少年居然哭了。格瑞垂眸,抬手抚上他的头发,紧紧拥住面前的少年。时隔三年,两人再次紧紧相拥,靠得如此之近,甚至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心跳。
嘉德罗斯松手,抓住袖子抹了抹脸上的泪,突然拧起眉毛做出一副痛苦的模样,抬头,“你的刀子还准备在我的肚子上插多久?”
闻言,格瑞急忙放开嘉德罗斯,望着插在他侧腹上的刀子,一脸不知所措。
哪知嘉德罗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拔下刀子,亮出自己被刺破的防护衣,对着格瑞做了个鬼脸。“白痴,逗你玩的。”
格瑞挑眉。
“有动静。”格瑞拿过刀子,将嘉德罗斯护在身后。少年拔出武器,推过格瑞护住自己的手,与格瑞背对背地站在一起,转过头对着格瑞微微一笑。格瑞一愣,随即会意地轻笑起来。小鬼也长大不少。
两人被突击班剩下的五人围住,听闻格瑞的强大,那五人也不敢轻举妄动。感受到手中被塞了什么东西,嘉德罗斯向下望去,一阵暗喜,那是自己最熟悉,最顺手的武器——两把三棱刺。格瑞他竟然一直带在身边。嘉德罗斯随即扔掉手中的刀子,紧握住两把三棱刺,进入戒备状态。
01持刀迅速冲了过来,02压低重心,想要夺取两人手中的武器。格瑞压住刺向自己的刀子,伸手从腰间拔出了另一把小刀,向着青年腹部刺去。青年中刀,向着一旁闪去,捂着腹部喘着气。嘉德罗斯迅速拼好三棱刺,跃起向着02背部挥棍击去,却被他侧身躲过。糟糕,脖颈暴露了出来,格瑞盯准时机,挥刀而下,刺入那人脖颈。鲜血喷溅而出,前来营救的01终究还是晚了一步。青年脸上的表情痛苦地扭曲着,加快速度向两人攻来。剩下的士兵一个个被击退,01和格瑞打了几个回合,深知不是那人的对手,却还是咬牙折返回去。
“小心!”格瑞迅速挥刀挡住了从侧边攻向嘉德罗斯的士兵。嘉德罗斯立刻反手将三棱刺捅入那人胸膛。士兵还想做最后的挣扎,想要伸手抓住三棱刺的一头,嘉德罗斯却立刻拆下了两把三棱刺,用其中一把在那人手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,用另一把挡住了01刺过来的刀子。01落地后脚踝发力再次跃向格瑞。男人挥刀击向那人胸膛,速度快得来不及反应。剧烈的痛楚让01回神,想要再次起身反击却力不从心地倒下。捏住刀子的手渐渐松开,愤恨中不甘地垂下了眼。联-131突击班,全灭。
一边丛林中的联邦士兵笑了笑,转身向着营地走去。
“报告司令,联-131突击班,6人牺牲,尸体已送去火化。”
司令皱了皱眉。“我知道了。”
那个士兵出门后回到了联邦医疗帐中,嘴角扬起微微的弧度。“师妹,师父的遗愿,我们要一起完成。”
格瑞脱下外衣,披在了嘉德罗斯身上。少年早已不同于八年之前,他长高了许多,如今只比格瑞矮了半个脑袋。格瑞的外衣对于他来说稍稍有些偏大,却刚好遮住了他的一身联邦制服。
回到军帐中,嘉德罗斯立刻跑去找了凯莉。凯莉先是一愣,随后立即扑过来抱住了自家徒儿,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。不知道如何安慰女生的嘉德罗斯转头尴尬地望向格瑞。
就算有追兵来搜寻自己,嘉德罗斯也打死不回联邦军团。好不容易回了家,他不打算再次离开。凯莉笑了,抹了抹眼泪,很快帮他找到一套军服。
前线传来联-131突击班全灭的消息。三人一愣,立刻明白了这个消息意味着嘉德罗斯在联邦军团的存在被抹消了。凯莉思索一阵,突然醒悟,激动得跳了起来,一边蹦哒还一边念叨着“啊啊啊,师兄,谢谢你!!!”。留下格瑞和嘉德罗斯懵逼地大眼瞪小眼。

文画双修的括弧(笑)的20粉福利!
感谢小可爱们对我以及《明天》的支持!(。・ω・。)ノ❤️
马上要开学了(´;ω;`),我可能会弧很~~~~长一段时间才会回来,希望这段时间内大家不要抛弃我((((;゚Д゚))))))),但是一有时间我一定会回来的!!!
我也没有什么要说的啦,,,小可爱们如果有什么想对我说的话可以私信或者留在评论里(没人就尴尬了),我都会认真去看哒_(´ཀ`」 ∠)_
emmmmmmm,然后嘛,,再次感谢一下大家的支持(●°u°●)​ 」

【瑞嘉】明天(第八章)

#8

知觉恢复后,膝盖传来的冰冷深入骨髓,猛地发力挣脱绑住手脚的麻绳,却被人按住了身子。蒙住眼睛的黑布被扯下,强烈的光线照进眼睛,少年下意识地眯眼。
习惯了如此的明亮之后,嘉德罗斯环顾四周,面前有的一个穿暗黄军服的男人,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。四周的灰白的墙壁上印着联邦军徽,墙边站着众多士兵,其中一个上前敬礼“司令,任务完成。”那男人似乎很友善地笑了笑,但那做作而恶心的笑容直让嘉德罗斯反胃。他抬眼,直直地瞪着那被称作司令的男人,嘲讽的语调从嘴边溢出“渣渣。”
身旁的士兵抬腿,准备惩罚这小孩的不敬,却被司令制住。“我亲爱的小王子,骂人的习惯可不好哦。”男人眯眼笑着。一脸欠揍,嘉德罗斯刚想起身却被绳索制住,身边士兵的军刀立刻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“真是敌意满满呢,”男人俯身,伸出食指挑起少年的下巴,却立刻被那小孩甩开了。“不过,嘉德罗斯,欢迎回家。”少年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瞪向男人,随后面部被暴怒占据。被称作司令的男人看着少年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很是满意。
“加入联邦军团吧,是时候回家了。”男人微笑着,嘴角微微扬起却丝毫无法让人感受到善意。
“我会不会答应,你心里难道没有数吗?”嘉德罗斯毫不示弱,语气中充满不屑。
“哦?敌意不小。”男人故作疑惑地将手指曲起放在自己下巴处,“嘉德罗斯,你该不会以为他们真心信任你吧?”
少年刚想反驳,却被男人打断了“我来问你一个问题,边界军团今天进攻的主要目的是什么?”
“没有义务告诉敌军。”少年强装镇定的声音开始发颤——因为他并没有被告知。
“那是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吧。”那人舔了舔嘴唇,故意放缓了语气,挑衅的意味从中溢了出来。“呐,嘉德罗斯,如果他们绝对信任你的话,为什么不告诉你袭击目的?”
“醒醒吧,嘉德罗斯,他们只把你当敌人。”尖锐的文字砸在少年心上,他不禁轻颤了一下。男人正自以为是地笑着,愚蠢地认为自己让少年有所动摇。
不料,嘉德罗斯轻蔑地从牙缝中挤出一丝冷哼,“呵,那种事,我早已怀疑过了。”
他是绝对不会骗你的。脑海中闪过那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身影。他的确用行动,用五年的时间证明了这一点。那个木讷的男人会因为自己的笑容脸红,因为自己的疏远而不知所措,因为自己的受伤而暴怒,心疼。他又怎会欺瞒?
被这小孩摆了一道,意识到这一点的联邦总司令挑眉。男人稍带一点恼怒地抬手,身边士兵的刀子又重新架回了嘉德罗斯的脖子上。
“你的命在我们手上。要想活命?那就成为我们的战斗力。”男人失去了耐心,不断冷笑着。
刀锋扎入颈部,血液顺着刀刃从微小的创口涌出。这群人疯了吗?!颈部的伤口开始扩大,喉咙发紧,难以发出声音。如果哪一天我不在了,你也要好好活下去,耳边响起了格瑞的声音。“啧”嘉德罗斯瞪向那男人,眼中血丝满布,充满愤恨,艰难地挤出一句“我答应你。”
诡计得逞的司令立刻命令士兵放开刀子,对着嘉德罗斯得意地狞笑起来。
感受到身上的绳索断开,嘉德罗斯几乎是在那一瞬间从地上跃起,攥起拳头向那男人砸去。挥出的手臂却遭到重重一击,一瞬间重心不稳,向地上摔去。那人随即抬腿向少年腹部扫去。背部撞击一旁的柱子,嘴中立刻涌上血液的腥味,嘉德罗斯捂住手臂,咬牙望向面前的那个青年。那人望向自己的眼神冰冷,语气厌恶“自不量力。”
嘉德罗斯一颤,剧烈的疼痛占据神经,他甚至失去了反驳的能力。
“你对待我们班的新人就不能温柔点吗?”那人身后的士兵无奈地笑笑,走上前来,微笑着对少年伸出了手,“能起来吗?”
嘉德罗斯狠狠拍开那人的手,“别小看我,渣渣。”
“哦呀?”青年眯眼,嘴角上扬依旧笑着,危险的气息溢散。不知缘由,自己全身的细胞都警戒起来。青年难以揣测的笑容令嘉德罗斯禁不住一阵战栗。这两人真是强得可怕。
“我叫01。那边喜欢动手的叫02。”夜晚,去到联-131突击班专属营帐后,名为01的青年对嘉德罗斯笑笑。“我们是奉命来监管你的。如果你有什么背叛联邦的行为,我们有权利将你处死哦。”青年虽然微笑着,但却让人感觉危险无比。“嘉德罗斯,以后请多多指教。”
少年一言不发,瞪住青年的眼神敌意未减。
01转过头去,对着门边的02吼了一句“死面瘫,你都不给新人打个招呼么?”
02甩来一记眼刀,随后转向嘉德罗斯,“多多指教。”
那两个青年很快睡下了,嘉德罗斯躺在床上迟迟无法入睡。一天之间,什么都失去了。惯用的武器被扔在了战场上,身上的边界军团军服换下后被人销毁。与熟悉的人相处的机会,在熟悉环境战斗的机会被剥夺了,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事便是活着。这些对于一个十五岁少年来说有些太过。被击伤的手臂、腹部还在隐隐作痛,心脏传来的痛楚却远远盖过了伤处的疼痛。嘉德罗斯下床,撩开帐帘,穿着一件单衣,走出帐去,任寒风掠去本就不暖的体温。
少年倚在军帐旁,抬眼望向边界军团营地的方向。格瑞现在在干什么?他知不知道自己还活着?那个喜欢逞能的男人会不会又受了重伤?寒冷的冬夜里没有自己,他会不会冷?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这样在意那个男人,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变得那么婆婆妈妈的了,嘉德罗斯自嘲地想。寒冷的风灌进衣服里,冰冷刺骨。
深夜,帐外的火堆烧得只剩下了微微发红的灰烬。男人撩开帐帘,寒风灌进帐内,穿着单衣的他打了一个激灵。脑袋昏沉沉地发疼,但他还是固执地呆在了帐外。格瑞找到了一根黑色的细线,穿上刻着嘉德罗斯名字的铁片,戴在了脖子上。月光照耀下,铁片莹莹闪着光。再没有人和自己挤一张床,再没有人寒夜里给予自己温暖,没有了小鬼的冬夜,万分寂寞。
格瑞攥紧胸前挂住的铁片。我回来了,可是你呢?
尽管失眠的两人都没有有意识到,但他们的确成为了对方寒冬里仅剩的温存。